<dl id="yuwhe"></dl>
      <div id="yuwhe"></div>
      <em id="yuwhe"><ol id="yuwhe"></ol></em>
      <em id="yuwhe"></em>

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
      <dl id="yuwhe"><ins id="yuwhe"></ins></dl>

        <sup id="yuwhe"><menu id="yuwhe"><form id="yuwhe"></form></menu></sup>

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東北網  >  東北網國內  >  國內萬象
        搜 索
        高考題“詭異的光”引熱議 語文閱讀該有標準答案嗎
        2017-06-14 07:40:51 來源:中新網  作者:湯琪
        關注東北網
        微博
        Qzone

          中新網北京6月14日電 2017年高考已落下帷幕,但輿論中的高考話題并未退熱。日前,浙江高考語文題中,一篇現代文閱讀持續引發網友熱議,該文作者一句“標準答案沒出來,我怎么知道我想表達什么”,更被媒體稱為“高考閱讀打敗原作者”。

          那么,高考語文閱讀題究竟在考查考生哪些能力?語文閱讀題目是否應有標準答案呢?

          截圖來自浙江高考語文閱讀題原作者鞏高峰的微博。

          高考閱讀打敗原作者?

          ——語文閱讀題爭議并非個例

          6月7日下午,高考語文考試剛剛結束,浙江卷的一道閱讀理解題隨即引發網友熱議。

          據了解,今年浙江高考語文試卷的現代文閱讀,選取了作家鞏高峰的短篇小說《一種美味》。文章的寫作背景置于物質匱乏的年代,描寫了主人公6歲時,一家人第一次喝魚湯的記憶。該文最大的關注點在于,作者在文末描述稱,從鍋里跳出來的魚“眼里還閃著一絲詭異的光”,而其中一道題目,正是要求考生評析這個結尾。

          考試結束后,鞏高峰在微博中表示“標準答案沒出來,我怎么知道我想表達什么”,并發表一篇題為《轉發那么多錦鯉卻敗給一條草魚,我把29萬浙江高考生逼瘋了……》的文章,后被外界理解為“高考閱讀打敗原作者”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從歷年高考試題產生的輿論影響來看,有關語文閱讀題目的爭議并非個例。

          據媒體報道,2011年,福建高考語文閱讀題選取了林天宏所寫的《朱啟鈐:“被抹掉的奠基人”》,原作者最為糾結的是,題目讓考生分析文中兩次出現大雨的原因,林天宏對媒體透露,標準答案說了一堆,真正的原因是他寫稿時窗外正好在下雨。

          對于這些爭議,有網友疑惑,高考語文閱讀題的命題思路是否應順從原作者的本意?考生的個體思維能否得到真正的發揮?高考余溫未散,關于語文試題的評判問題再次備受關注。

          資料圖:浙江考生參加高考。潘侃俊攝

          “詭異”的試題超綱了嗎?

          ——語文教師:沒有超越學生的知識范圍

          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的鞏高峰,近日對媒體講述了他的寫作意圖。他透露,《一種美味》的主題是描寫苦難,用的是反諷的方式,結尾突然逆轉,提示了“美味”的含義有表里兩層,一層是魚的美味本身,另一層是通過這種魚未入鍋的結局,揭示一種在淺層次“美味”之外的思考。

          鞏高峰表示,這樣的結尾是一種“歐·亨利式”的結尾,帶來一種魔幻色彩。

          那么,原作者的寫作意圖是否超出了高考的考試范圍呢?

          浙江寧波柴橋中學語文組組長余永剛對中新網(微信公眾號:cns2012)記者分析,“從考題設計來看,并沒有超越學生的知識范圍。”他解釋說,“比如,歐亨利式的結尾在必修教材里出現過,一般學生都能想得到;再如,魔幻色彩在選修教材中也有涉及,不過,這個考點有一定難度。”

          余永剛認為,小說取材于過去物質匱乏年代,對在2000年前后出生的考生來說相對陌生,這種距離感無疑增加了閱讀難度。

          鞏高峰也對媒體表達出類似觀點,他表示,現在參加高考的這一批年輕人,缺乏這種生活經歷,所以理解起來有難度,沖突點就在這里。

          那么,按照國家規定,高考語文試題主要在考查學生哪些能力呢?根據教育部考試中心發布的《2017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大綱》,高考語文科要求考查考生識記、理解、分析綜合、鑒賞評價、表達應用和探究六種能力,必修課程和選修課程均在考試內容中。

          《考試大綱》還對文學類文本閱讀提出要求,要求考生能從不同角度和層面發掘作品的意蘊、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,探討作者的創作背景和創作意圖,對作品進行個性化閱讀和有創意的解讀。

          語文閱讀題有標準答案嗎?

          ——語文教師:既然是考試選拔,就一定有標準

          既然要求“對作品進行個性化閱讀和有創意的解讀”,那么,語文閱讀理解題目到底該不該有標準答案呢?

          余永剛表示,既然是考試選拔,就一定有標準,但他同時也強調說,“文學作品的多義性、豐富性和模糊性使得設置標準答案往往會有很大的爭議,這就要求答案設計既要規范,又要有彈性,不能用出題人的死框框,套考生的不同理解和思維。”

          至于出題時是否需要參考原作者意見,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時勝勛認為,對考試命題而言,作者參與命題并無太大必要。

          他對中新網記者分析,“因為命題是一個更專業的過程,如果作者參與命題,或許可以保證答案的確定性乃至唯一性,但也有可能忽視了出題人與考生的創造性解答。”

          “現代文閱讀出現出題人和原作者之間的偏差不可避免,出題人對原作的理解,并上升到選拔考試的角度,至少表明該作品有較好的可闡釋空間,并非意味著確定答案。”時勝勛表示,從文學理論角度來看,輿論對原作者的追問,恰恰忽視了文本自身的衍生過程。

          “我們所堅持的只是言之成理,并非求得絕對答案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資料圖:學生慶祝高考結束。中新社記者楊華峰攝

          語文閱讀命題有哪些提升空間?

          ——專家:語文命題需謹慎應加強科學性

          “相對來說,現實主義的文章更適合做高考題。”湖北武漢一位不愿具名的一線高中語文教師告訴中新網記者,“魔幻現實主義、意識流等文章有太多隱喻和個人化的象征,不適合出題,畢竟高考不是考文學家,也不是只招中文系學生。”

          時勝勛則認為,未來的語文高考閱讀題盡量不要摳字眼,不要從犄角旮旯處出題。

          “另外,出題上還是應該有集體性,反復討論,拿出一個比較好的方案。”時勝勛建議,高考出題還是要慎重些,邀請大學中文系的教授把關不失為一種好方法。

         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則認為,高考題在命題上應發掘更科學的方式。

          他舉例說,“例如,國外一些考試的考題會經過試測,然后做分析,對它的科學性做評價,最后才會用它來進行正式的考試。”(完)

        責任編輯:王傲
       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
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            <div id="yuwhe"></div>
            <em id="yuwhe"><ol id="yuwhe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<em id="yuwhe"></em>

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
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ins id="yuwhe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yuwhe"><menu id="yuwhe"><form id="yuwhe"></form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yuwhe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yuwhe"><ol id="yuwhe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yuwhe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ins id="yuwhe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yuwhe"><menu id="yuwhe"><form id="yuwhe"></form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yuwhe"></dl>